?
?
美國教育見聞有感:誰應該為我們的教育負責?
      人類學研究員一枚。天生對人感到好奇,總想了解不同的人從哪里來,過著怎樣的生活,什么影響了他們。在青年志(China Youthology)工作,做青年文化研究,辦青年文化活動,有機會結識各色有趣青年,在BottleDream寫些有趣故事。
 
      最近正好到美國走了一趟,參觀了一些美國的教育機構,也聽了一些美國青年的故事。這些見聞,不過是美國整體教育系統的一些折射,但還是給我一個新的視角去思考教育的問題。
 
      我去參觀的美國教育機構,不過是當地的一些高中和大學。去之前也沒有預約,他們完全向公眾開放。比如像波士頓郊區的Brookline school,他們給高中學生設置的藝術樓就在路邊,路過的時候順便進去看看,正好趕上學生們在上課。這個藝術樓里有攝影、繪畫、陶藝、編程等不同的藝術課程,學生可以挑選感興趣的課程,學習相關的技巧并且獨立完成自己的作品。教室門口貼著一個海報,標題為“為什么我們要上藝術課?”,第一句說,“因為藝術能幫助練習你的想像力、開闊你的視野、養成觀察世界和回應世界的能力”。在不同樓層的走廊,展出的是不同類型的學生作品,比如攝影作品,陶藝作品,繪畫作品等。我看了一些攝影作品,作品旁邊有學生的作品陳述,學生關注的問題以及技法的成熟真是讓人驚訝。有的作品試圖探討人造燈光如何塑造城市,有的則展現偌大的城市空間里人們疏離的關系。這里的高中生,在十幾歲的時候就被引導要去發現他們的天賦和興趣,并且學會用藝術的手法去表現自己。
 
      另兩次經過這個高中,一次是午飯時間,高中生們三三兩兩坐在操場的草地上,吃著自帶的便當。一次是學生們在做足球集訓。男生和女生分成兩個小組,輪流守門和進球,每次有人進球都集體鼓掌,發出歡呼。而這個學校,每年都有交換生的項目,六到八名當地高中生可以申請到西安的高中學習一年。我參加了從中國回來的高中生的分享會。這個小型的分享會的參與者有老師、學生、學生的家長。剛剛結束在中國學習的八名高中生做了一次集體分享,標題就是“我們如何融入中國文化”?通過學習中文、和陌生人聊天、和中國父母相處、結伴旅行、嘗試各種食物、學習太極象棋做中國菜等活動以及到大街上觀察,這些學生體驗并且融入不同的文化。其中一個女孩談到在街頭觀察中印象最深刻的四點:人們到處吐痰、小孩隨處尿尿、街頭食物便宜又豐富、還有活力十足的大媽廣場舞。她把這些當成不同的文化體驗,也嘗試當街吐痰,享受街頭食物,和大媽們一起跳廣場舞。所有這些不同的文化體驗,“對我們認識和理解世界公民的身份尤其重要”,也從此點燃了他們進一步探索世界、認識更多文化的熱情。這八個學生,都決定要再回中國。
 
      在LA的Claremont有一個學院群,里面有五所大學,這五所大學之間沒有圍墻,學生可以到其他的大學上課、選修專業。其中Pitzer College在當地以嬉皮文化聞名,雖然因為暑假的關系并沒能遇到嬉皮的學生,但走在校園,就能感受到這個學校的嬉皮文化:在公共空間的大樹上就系著吊床和扁帶。這些出現在公共空間的吊床讓人眼前一亮,我下意識的就走上去,躺在吊床上。在吊床上一邊享受陽光一邊想,雖然只是吊床這么小的一個物件,但是它其實是在鼓勵一種文化,鼓勵學生能學會享受戶外,享受當下。
 
      在另一個文科院校Pomona,也聽到很多有趣的故事。新建的宿舍樓,經過了很多輪校方和學生的討論后建立,每層都設有廚房和公共空間,公共空間里有桌椅、電視、投影等適合舉辦活動的設備。這所百年學校開始有很多建設,但因為學生們的堅持,學校里始終保留了一大片偏自然、未改造的區域,這里有學生可以自行耕種的農場。餐廳里吃剩的食物,會運來這里做肥料。還有學生們因為環保原因,曾抗議自助餐餐廳提供托盤,讓人得以多拿食物造成浪費,后來餐廳不再提供托盤。學校不是一個不變的框架讓學生們來適應它,而是一套靈活的機制和學生們一起來促進它。我遇到兩個從Pomona畢業的學生,他們談到Pomona對他們最重要的影響之一,是學校這種寬容的環境,讓他們學會了表達意見以及組織行動的效力。他們也相信,這是他們的一種權利。
 
      對于很多美國的年輕人來說,自我發現和探索并不隨著大學畢業而終止。我所遇見的很多年輕人,都用不同的方式在繼續探索,繼續尋求教育或者自我教育。
 
      23歲的Drew去年剛剛從大學畢業,但他并沒有找一份全職工作,而選擇同時做三份兼職的工作,對他來說,這種方式能讓他同時學習到不同的職業經歷。
 
      Denial對劇本寫作和表演很感興趣,和未婚妻一路開車從東岸到西岸,打算從波士頓搬到LA,因為這里的行業機會更多,他希望自己的興趣也能變成一份事業。
 
      對海底生物研究感興趣的Sam現在在LA攻讀博士,申請了在巴厘島、在印度等地方的田野研究,剛剛結束了和英國丈夫的婚禮,又準備開始她的田野研究。
 
      Dash從小對表演感興趣,在紐約從事了幾年表演的工作后,又開始申請到學校進一步學習表演。
 
      Nathaniel在大學畢業后到銀行工作了五年,剛辭職申請了學校,打算給自己放一個長假,然后繼續學點別的。
 
      回國之后我和一些朋友分享這些見聞,很多朋友都歸結于這是中美教育系統的不一樣。誠然,從教育的意義到教育資源的供給,中美是有很多的不同和差距,一些差距在短時間內也難以改變。但進一步想,誰應該為我們的教育負責,如何才能讓個體獲得更好的教育?作為一個在中國的教育制度下成長的孩子,回顧我在過去接受的學校教育和社會教育,我最感痛心的不是我不能在一個關注培養個體發現個體的教育制度當中成長,而是在過去很長的一段時間,我對教育的不自知導致的被動。在美國的高中學生被引導去發現自己的天賦和興趣的時候,我在背書做考題努力適應一個固定的標準;在大學開始有一些空間去探索的時候,我橫沖直撞全憑直覺。
 
      學校、家庭、社會當然應該對我們的教育負責,但我們自己也應該對自己的教育負責。改善教育的第一步,是個體對教育的認知。我們應該對自己在什么樣的教育系統里面有更多的認知,也應該意識到自己應該對探索自我和成就自我負責。當意識到發現自己的天賦與潛能、為自己創造適合自己的道路是重要的個人使命時,我們就會對教育提出更多的要求,在不同的人生階段,去尋找和創造那些我們需要的經歷和資源。改變也許就從此開始。關于教育的討論當然也剛剛開始。
 

?


3d开奖号码 精准四肖期期中 宁夏11选五走势图 管家婆精准资料期期准38期 湖北体彩11选五走势图 广西11选5手机版 江西11选5计划 江苏11选五前三组选图 四肖期期准四肖期期准+四肖 河北11选5任5遗漏数据查询 湖北l1选5开奖结果